唐汉中医药网 首页 > 经典医案> 正文

王志英诊治经验

2012年08月22日 08:59
字号:T|T

  (1)发作期  降气平喘、祛风化痰为治疗大法:哮喘多发于春秋两季,具有明显季节性,发作前多有鼻痒、眼痒、鼻塞、喷嚏、流涕等先兆症状,发病迅速,时发时止,反复发作,发作时有痰鸣、气喘等特点,与风邪“善行数变”性质相符。因此,王教授认为,“风痰阻肺”

是哮喘病急性发作时的主要病机。如平素最常见因外感触发,首先表现为上呼吸道的感染,又可见吸人花粉、烟尘、异物、动物毛屑等引发者。治疗一般以宣肺祛邪,王教授喜用麻黄、苏叶、苏子、防风、苍耳草等。并嘱病者禁食能触发哮喘的食物。

    痰夹瘀血亦当重视:哮喘久发者,气机升降失常,出现肺气郁滞。清代吴澄日:“气滞者血也滞也,血不自行,随气而行,气滞于中,血因停积,凝而不散,愈滞愈积愈滞”。气滞则血瘀,可见哮喘有痰夹瘀血为患者。临床见面色晦暗、口唇青紫、舌质紫暗或有瘀斑、瘀点等,此为气滞血瘀之候。王教授认为,瘀血为痰气交阻继发的病理因素,即“久病人络”多见于哮喘久发,反复难以控制者。治疗上当有是证用是药,以降气化痰为主,加入活血化瘀药,肺络宣通,可增强疗效。平素喜用桃仁、当归、川芎等活血化瘀类药物。

    咳嗽变异性哮喘治当辨证结合辨病:咳嗽变异性哮喘虽以咳嗽为主要临床症状,归属于慢性咳嗽范畴,但其病机既有肺气上逆之咳嗽特点,又有气道高反应性特征。本病在儿童常见,夜间症状较为明显,白天可正常。王教授认为,此为“哮证”发作前期,如不积极治疗将发展成典型哮喘,病因以风邪为主。治疗将其纳入哮喘范畴,主张辨证当结合辨病。在止咳化痰同时,辅以祛风化痰、降气平喘,以达解痉目的。王教授平时用“三拗汤”为底方,其中麻黄有宣肺平喘、祛肺风作用,同时善用“僵蚕、蝉蜕”对,以及苍耳草、防风等药,寓有祛风抗过敏之意。通过祛风可使风邪外达,肺气得以宣发,清肃之气得以下行,气道通利则咳嗽自解,从而不至于发展为典型哮喘。

    祛风化痰善用虫类药物:王教授喜用僵蚕、蝉蜕、地龙、露蜂房、全蝎等虫类药,此有祛风、抗过敏之意,达到解痉平喘目的。根据现代药理研究表明,此类药物具有舒展支气管平滑肌,缓解支气管痉挛,阻断交感神经节传导,抗炎、抗过敏作用。同时另一方面因“咳

喘为病,多为顽疾,久病必瘀”,而虫类药均有祛瘀通络之功,乃一举两得。用此类药有耗气伤阴之弊,临床运用时当酌情配伍,不可滥用,中病即止。

    虚实夹杂,发作期未必尽攻实:哮喘的治疗习以“发时治标,平时治本”为原则,但日久反复发作者,由于痰浊久蕴,气阴耗损,肺脾肾三脏渐虚,肺虚则不能主气,脾虚则生痰蓄肺,肾虚则摄纳失常。即使在发作期,亦可见到咳喘痰鸣、气短、疲乏、自汗、脉虚无力等正虚邪实之象。因此,王教授认为,此时当虚实兼顾,不可单纯拘泥于攻邪,尤其是大发作有喘脱倾向者,更应重视回阳救脱,急固其本。

    (2)缓解期  哮喘缓解期的治疗历来都推崇丹溪古训“既发以攻邪气为急,未发以扶正气为主”,故绝大多数医家在未发作时从本、从扶正气治疗为主。但王教授认为,病因“痰饮留伏、结成窠臼、潜伏于内”,在缓解期依然存在,为哮喘反复发作难以治愈的根本原因。因此,哮喘缓解期不仅表现为肺脾肾三脏的亏虚,同时又有痰饮内伏的病机特点,往往因“内有壅塞之气,外有非时之感,膈有胶固之痰”。故治疗予扶正固本的同时,还应适当兼顾祛邪,方能控制或减少复发。

    哮喘缓解期一般辨证分为“肺脾气虚”和“肺肾两虚’’经典的两型,但王教授认为,对于缓解期皆有肺脾肾三脏之虚,临床有时难以明确区分,辨证不能仅仅体现脏腑亏虚之证上,还应体现邪实一面,治疗勿忘祛邪。据此王教授常辨证分为3型:肺肾气虚、寒痰内伏;肺肾阴虚、痰热内蕴和脾肾两虚、风痰内阻。

   

网友评论:

已有0条评论,共0人参与,点击查看
登录 (请登录发言,并遵守相关规定)

企业服务

推广信息

商务合作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意见反馈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Copyright © 1999-2009 TH55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 唐汉中医药网 版权所有
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